关于“自设宾主、自难自答”的几点思考

来源:无|作者:无|浏览次数:142|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关于“自设宾主、自难自答”的几点思考

金坚范

近读去年深秋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签赠我的他的新作《儒道佛三教关系简明通史》,收益良多,特别是读到有关自设宾主、自难自答的论述,让我为之一震,喜悅之情难以言说。

牟教授说,魏晋南北朝时期,三教学者之间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其争论方式以文明辩说为主流,粗野相对是支流,大致保持了说理、探讨、平等对话、反复辩难的良好学风,很少强词夺理、有意曲解、加人罪名的现象,“如果他人不反驳,则自设宾主、自难自答,”学者认为只有反复责问才能层层深入、追根究底、发现真理、修正错误。这种学风在江南尤盛。流传甚广的《颜氏家训》也予以高度推崇:“江南文制,欲人弹射,知有病累,随即改之。”(见牟钟鉴《儒道佛三教关系简明通史》,人民出版社,2018年5月第1版,P.191)

也就是说,在中国文化史上,早在一千五、六百年前,已有“自设宾主、自难自答”的极为重要的思考方法。而我之所以为之一震,是因为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已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思考问题的方法也是如此。大约20年前,在阅读姚依林同志的堂妹姚锦撰写的《姚依林百夕谈》时,印象最深、始终不能忘却的是姚依林同志谈及陈云同志处理问题时是如何听取不同意见、反复研究、深思熟虑的。

姚依林同志认为,陈云同志抓住一个问题反复研究时,集中精力、心无旁鹜,在这期间绝不搞第二件工作。他总是请持极右和极左以及各种有代表性意见的同志尽情发言,把意见完全摆出来,他不表示己见,且从来不给别人扣帽子!过三天之后,他把大家的意见综合概括出几条,请大家逐条发表意见,逐一修改。在他的意见中,他对‘左’、中、右及中‘左’、中右等等意见都认真地设想过。以中为符合客观事物本质的正确意见。特别使姚依林同志难以忘怀的是“假如会上的发言缺少哪一个方面的代表性意见,他就自己假想一个,为它提出观点,然后请大家探讨,或批驳。这个观点若是批不倒说明批评者的意见站不住脚;这个观点若被批倒,他的总结就更充实了!他的意见、文章由于是如此地经过反复研究思考,确定下来之后,要改处是不多的……”(见《姚依林百夕谈》,中共党史出版社,P183-184)

仅就这段关于陈云同志反复研究思考的论述而言,可圈可点的地方不少,如听取包括极右和极左在内的各种代表性意见、从来不给别人扣帽子等。领导人在处理问题决策之前,能够广泛听取各不相同的意见,虽属难能可贵,但史上不乏先例。唐太宗之所以能开启贞观之治,原因之一是鼓励群臣纳谏,面对反对意见,常常予以鼓励。唐太宗重用提出“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昔日政敌魏征,认为直言敢谏的魏征是“可以明得失”的镜子,成就了一段君臣关系的佳话。但在某一方意见缺席的情况下,主持会议的领导人自己假想一个,并提出观点,欢迎大家探讨、批驳。这种“自设宾主、自难自答”的思想,恐怕在历史上也属罕见吧!所以就连姚依林这样的见多识广的杰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此都“难以忘怀”,何况像我这样的孤陋寡闻之人,只能景仰有加了。

唐代大文豪韩愈认为“奸猜畏弹射”。奸邪之人是害怕批评、反对之声的。所以“自设宾主、自难自答”这一思考方法的运用,足见陈云同志对人民的事业、党的事业一片赤诚,其高度负责的精神,其矌达的襟怀和气度是令人赞赏和敬佩的。

历史的灵性,冲破时空的阻隔,融化和转化於今天的生活之中,鲜活地存在于当下,如同“桃花依旧笑春风”。当然,这一优秀传统文化,今天更需要承而后创,发扬光大。